万寿动态

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人生,是怎样的?

2018-08-10 10:44:57 万寿园公墓 233

万寿园公墓丁苑,长眠着这样一位老人:

6年前,他在离世之前,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不登讣告,丧事从简,用省下的钱去帮助更多的人。

他走的时候,留下的是家中一个堆满文件的书桌,和一台破旧的电脑。

生前的他如此低调,但在他的追悼会上,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在亲朋好友之外,还有他生前帮助过的人们,在他的奔走中伸出慷慨援手的外籍人士,和沪上媒体记者。

在退休后的25年中,这位老人四处奔波,先后募集了500多万元善款,无私相助数百名贫困生、孤老和残疾人。

从1985年至2011年去世,他坚持为需要帮助人伸出无私援手,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惦记他的慈善工作。

他是张景棣,一位笔者素昧平生的普通教师,一位上海寻常巷弄中的老人。因为偶然的机缘,认识了他,并且有机会走近他,在家属的讲述中,在他留下的的资料中,发现了一个超越时代的平民慈善家。 

张景棣与夫人葛慧英合影

01


“人和人之间,只有客气账,没有名份账。”

 在媒体的众多报道中,张景棣被称为“慈善大叔”,受到他资助的学生们呼他为“慈善爷爷”。

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当身边的人都在热衷于发展经济、追寻财富之时,为什么他却把慈善事业作为了人生目标?

在与张景棣的儿子张纯瑜先生的交谈中,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慈善大叔。

“老爸做的事情,其实超出了他的那个年代,有的人很难理解他。

老爸从小念的是法国人在上海创办的教会学校,在教会学校中,慈善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他从小浸润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熟练掌握了法语,教会的慈善行为也像一颗种子,在他心里生了根。

在我们现在的体制中,慈善救助很多时候是政府要做的事,方式就是得先建立起一个类似于基金会的机构来运作,发放筹集到的善款,这种方式导致善款打折扣。

老爸是用一已之力挑起了这项工作,他以个人的方式牵线搭桥,为援助方与受助方直接搭起沟通的桥梁。

他说,我自己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但我可以发动我所拥有的人脉资源,把需要帮助的人,和愿意帮助的人匹配在一起。

他经手过很多款项,他曾严肃地叮嘱我们:

不能拿一分钱,只要拿了一分钱,我之前所做的这一切都白费了。

其实何止是不拿一分钱的善款,为了牵线搭桥,他到处奔走了解受助者的实际情况,为的就是给资助方一个清楚的交代。

在他那个时候,民间的公益、慈善并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很多愿意资助的都是外籍人士,为了这些联络、沟通,他自己还贴进了很多电话费、邮费、车费。


张景棣获得的荣誉证书(部分)

尽管帮助了那么多人,但是张景棣并不求回报。

张纯瑜先生说:“老爸常和我们讲,人和人之间,只有客气账,没有名份账。”他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在他看来,行善助人是和吃饭、喝水一样再平常不过的家常事。

即使是为贫寒学子寻找资助人,他也以一种坦然的心态做一个旁观者:“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得到的资助还不够,那就让他自己去找对方联系,自己拿出行动来证明值得更多的帮助,他不会介入。”

他悄悄地藏起自己的联系方式,为的就是不想让学生们知道。但仍有学生会通过各种方法打听到他的地址,写来一封封的感谢信。

一位学生写来的感谢信

02


“如果你不愿意帮,我就去找别人。”

 尽管行善不求回报,张景棣在旁人眼里却是一个“憨大”,他做善事,甚至不惜得罪人。

有一次,南汇有一家养老院,由于资金不够,硬件设施还不到位,张景棣了解情况后,包下了每个房间的空调。

当时正逢他和妻子结婚60周年(钻石婚),他举办了一场筵席,他对前来赴宴的外国友人说,你们如果要送,就送礼金。然后他就把这些收到的礼金全部拿去买空调,钱不够,再自己贴。

他一共买了22台空调,装到老人们的房间,唯独院长的那一间,不给装。

张景棣走街串巷的生活即景 

甚至,在张纯瑜的回忆中,老爸在自己家人眼中也是个“怪人”。张纯瑜曾在日本打工生活多年,回国的时候已是中年,在国内一时没找到工作。当时张景棣认识的一位外国高管,正巧需要招一名司机。

“我会讲外语,也会开车。但他得知一个家庭困难的失业人员,把这个机会给了别人。要论职业要求,我可能还更合适,但老爸就是不答应。

他认为既然自己做慈善,首先不能从中拿一分钱,其次也不能通过这些人脉关系给自己谋任何私利。

在他看来,借机给儿子安排工作,就是谋私利。”

不拿一分钱,不谋任何利。因此,张景棣有的是底气。他向那些愿意捐款的人去要钱,但他要得理直气壮:

这个情况,你愿不愿意帮?如果你不帮,我就去找别人。

张纯瑜调侃说,如果一定要细究张景棣从做善事中得到的好处,恐怕只有一个:

当年他一边帮儿子带小孙女,一边频繁与外国友人接触,于是孙女从小在一个多元的文化中成长,得到了良好的文化熏陶,也习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为她将来自身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张景棣夫妇和儿童福利院的孩子在一起

如今,孙女已经工作,每到周末她就会朋友一起去养老院做义工。张景棣的大女儿,即张纯瑜的姐姐在美国30多年,她也经常捐款给当地教会,用来帮助教区里生活困难的人。 


03


“在我们最不懂慈善、最艰难的时候,他一个人星火接力,把这项工作挑起来,这是了不起的。”

 当笔者来到张景棣生前居住过的半淞园路街道社区服务办公室的时候,距离他去世,已经过去了6年。

在他离开后的日子里,他的慈善救助之心,有没有继续传承下去?街道服务办公室的王主任,坐下后与我们聊起了张老师走后的这些年。

“张老师当年交往的那一批外籍人士,就规格来说还是挺高的,要有一个像他这样既精通外语又有善心的人来做这项工作,对我们来说的确不容易,所以他走后,有些属于他个人资源的外籍资助减少了很多,这是无奈的事实。

张景棣夫妇和国外友人与受助老人在一起

不过我们也借着张老师的影响力,建设了一个慈善救助平台,托给社区服务办公室,由街道出资,每年6、7月份新一批大学生入学前夕,为贫困大学生助学。

另外我们街道的老年人比例非常高,超过25%,我们也是以政府托底的方式,组织大家都伸出手来帮一把,让社会的救助网络更加密切,大家互帮互助,让弱势群体的生活水平整体能够提高一些。

比起张老师的那个时期,现在政府的慈善帮困力度已经大了很多。

我觉得张老师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就是,在我们最不懂慈善、最艰难的时候,他一个人星火接力,把这项工作挑起来,做了很多承上启下的工作,在街道形成了良好的慈善帮困的理念,并且把这种理念普及开来。

在他之后,政府再来做这项事业,相对就更加顺利。

即使后来他身体不太好的时候,他也还是坚持站在一边监督,因为他怕把这项工作做得变味了。可以说,他是凭自己良心在做,但做到后来,他的努力,他的影响力一点点积累起来,在我们身边形成了一种良好的风气。

我们常说学雷锋做好事,做一件好事并不难,但是个人的力量都是杯水车薪,只有当这个理念传承下来,影响才是持久的,它将在一代代人中间传下去。我想这也是张老师最希望看到的。”

张景棣逝世后,留下了不少他生前手写的英文荣誉证书,用的是哥特体,整洁漂亮得如同印刷品,加盖的是街道的印章,当时被外国友人视为珍宝。张纯瑜回忆说,老爸白天忙于走街串巷,这些都是半夜静下心来专心写的,如果有哪一笔不小心写错了,就全功尽弃了,只能从头再来。

张景棣为外国友人手写的歌特体英文荣誉证书


04


“行善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这种精神永远不会被忘却。父亲的善举不仅改变了小部分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些人对做好事的看法。”

张景棣的女儿曾经大力支持父亲的善行,积极地给予他经济上的支持。父亲走后,在社会上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她也欣慰地体会到了父亲做慈善的实际意义。

她说:“行善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这种精神永远不会被忘却。父亲的善举不仅改变了小部分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些人对做好事的看法。”

 在张景棣去世之后,有感于他无私的行善之举,廊坊万寿园主动联系到他,为他免费提供了长眠之地。

2011年冬至前夕,张景棣铜像落成暨安葬仪式在廊坊万寿园公墓举行

如今,只要步入万寿园公墓园丁苑,就能看到这位慈善爷爷的铜像,他的墓前四季鲜花盛开,他的精神依然在鼓励后人们,行善之路可能崎岖不易,却是一条让能人收获幸福的路。

生命的用途不在长短而在于我们怎样利用它。

在张景棣去世6年多后,翻阅他留下的日程表、学生的感谢信、外国友人的英文手写信,仍能感受到他作为一个平凡人的伟大之处:

“有的人虽然死了,但它仍是神圣的精神灯塔,纪念他们就是为了教会活着的我们如何做人。” 


作者 | 轮子   

欢迎在文末留言区分享你的观点


 (本文为作者原创,若要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否则视为侵权)

更多往期好文,随便点开,看到哪篇都是缘份

因为懂得,所以悲悯 

因为有爱,他们避免了“终极死亡”

在日常琐碎中奔忙的我们,是多么需要一堂生命教育课

如果没有爱,故事怎么会有幸福的结局?

生命的光华 | 一辈子,为音乐,为艺术

任时光匆匆流逝,她的优雅从未消逝

他走过20万里音乐长征路,改变了千万人的生活